每一种打扮都是最真实的自己

每一种打扮都是最真实的自己
图片来源:unsplash

在人生中,我们都是演员。我们的身分在两个状态间不断转换,一个是给别人看的自己,是经过精心打点、可以拍特写的形象;另一个是準备中、还无法上镜的自己,我称为「改造中」阶段。理想上,我们不希望别人看见準备中的自己,但是科技与社群媒体的力量使我们有时难以如愿。

我们是否一直处于社交场合?我们在公众场合的行为有可能忠于自我吗?该是时候放下对「真实」的执着了,至少要放下我们过去对表里如一的看法。事实上,不论在台前还是台后,我们都在做戏。即使当你一个人在家,看着镜中的自己,你对自我形象的评价,仍然取决于他人可能对你的评断。我们在人前与人后的角色,都受制于社会建构的力量。

我们对衣着的选择如果以真实与否的标準来评断,同样问题重重。我们都说,我们想要「为自己打扮」,彷彿人生只有这幺一个绝对不容改变的选项。「我喜欢这样穿」似乎无法充分解释,我们为何选择穿黑色小洋装而不穿瑜伽服。我们随时活在别人的目光下,我们的外表不但反映且形塑现实,也帮助我们提高自己的社会资本,因为你需要得到诉求对象的接纳。

当你走在街头,人们只会靠你的外表来认识你。我们的外表提供了脉络线索,帮助我们解读彼此,并使我们更有效的沟通。你的形象甚至会成为你的原始货币,选择如何装扮自己会大幅提升或限制你社会地位的流动。当你跨出既有身分,你就可以做出超越一贯性格的行为,遇见平常不会遇见的人,并得到新的发现。

当我们大步走在现代都会的街头,现实、信念与假象在我们的身上交织。我们为自己选择的服饰,是一种归属与区别、状态与志向的视觉宣言。这些外在物品帮助我们客製自己的身分,并赋与我们的个人品牌更多个性。

买一双高跟鞋或做一次脸部拉皮,无法保证你会立刻获得有影响力的外表。你不一定要穿套装,素颜出门也可以。你的乐趣来自于想像中的自己,也来自现在的自己。形象的力量藏在各种可能性与交替现实里,我们只不过将那些可能性与现实在生活中的有形脉络里交换位置。

就许多方面而言,玩票性质的角色扮演,是获得成功与幸福的关键,而不是那些对于「真实」的过时看法。你的形象就好比可再生资源,虽然每次的变装无法引发大革命,但至少会改变你的现况。

「真实」是一个複杂的概念,难以靠我们衣柜里的衣服去解释。我们都渴望成为真实的自己,但真实那难以捉摸、充满个人主义的特性,使我们无法恆久体现真正的自我或给与一致的定义。了解自己是一个动态过程,以忠于自我的方式装扮自己,这个概念通常会为了因应不同脉络而变得複杂。

别人期待我们呈现的外表,有时无法反映我们真正认同的自己。但我们仍然必须找到方法,让「这才是我」的感觉,与来自社会和职场的压力不再有冲突。

【书籍资讯】
《人生就像开公司,想成功就要成长》
每一种打扮都是最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