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自製率低于1%,台湾的串流媒体与内容产业是否「病入

文/Maple

读者投书:自製率低于1%,台湾的串流媒体与内容产业是否「病入

昨天信传媒出现一篇题为《内容产业病入膏肓?台湾线上OTT平台戏剧自製率仅1%的警讯...》之「报导」,访谈了两家台湾串流媒体 LiTV 和酷瞧的执行长,文中指出台湾串流媒体遍地是陆剧、韩剧,而外资串流媒体让版权金额提升、外资串流媒体不会投资本土影视产业、自製成本高于购剧都是让台湾本土串流媒体难以经营的关键。

首先我们先检视标题的提问,台湾串流媒体自製率低于 1% 是否不健康的现象?自製率的低落是否代表台湾内容市场「病入膏肓」?笔者敢肯定的回答,两个答案都绝对是:「是」。但从访谈报导内容可以看出本土串流媒体平台业者虽然注意到这个现象,但他们似乎没有真正意识到,台湾内容市场自製率低落的核心思维、恶果与谁应该站出来改变这个现象。从他们思维与目前主流串流媒体路线脱节的程度,也许我们不难理解为何台湾串流媒体至今仍然缺乏辨识度与品牌,即使喊出所谓「OTT 元年」的口号已经三年,台湾使用者至今熟悉的串流媒体仍只有 Netflix、爱奇艺、LINE TV。难道资金不如国外大平台,本土串流媒体与内容产业只能注定奄奄一息、迈向死亡吗?

他山之石 可以攻错 串流媒体龙头 Netflix 自製率逐年攀升

要谈串流媒体,不可避免一定得从先驱者 Netflix 谈起。有趣的是,Netflix 本来就是做 DVD 租借起家。刚线上化的时候它的思维跟现在台湾串流媒体平台一样,我只要买好的内容来播就好,所以 Netflix 一直是以优化串流技术为主的科技公司。就是因为内容版权愈来愈贵、也无法买断,Netflix 才会走向自製,至今每年自製率与预算不断攀升,让使用者觉得订阅后会有源源不绝的内容,是 Netflix 不断扩大收益的关键。

Netflix 奠定了「以自製内容号召出使用者订阅意愿、进而不断提高收益」的模式后,不管中、西的串流媒体无不把自製内容当成最重要的发展任务。中国的爱奇艺、腾讯、优酷、芒果等都是不断以优秀自製剧或高价收购优质内容来强化自己的品牌、扩大自己的世界。美国后继的 Amazon、Hulu 也是在自製内容上各展神通,不断推陈出新希望能培养出如《怪奇物语》的大热剧,以作为品牌旗舰。而尚未正式上线的 Disney+ 更是平台都还没开,已经先把《复仇者联盟》成员《洛基》和《幻视与汪达》的原创剧集话题炒得大热,先让大家对自製内容有高度期待,才要让平台跟大家见面。

若要讲串流媒体的主流趋势,要经营串流媒体就是内容大战,而且与其买现成的内容不如做自製的别人抢不走,后续长尾效应永远都在,这是成功者的经营王道。这也是为什幺进入台湾的国际平台,一样想在台湾做自製内容,因为对他们而言金科玉律明摆在眼前:要成功一定要做自製内容,要跟当地市场引起更多共鸣。于是很奇妙地,刚好跟访谈文中推论「国际平台收益带走、不会形成对台湾影视市场投资」的看法相反,若就目前实际状况来看,爱奇艺已经有第四部在台湾拍摄产製的自製剧上线,用的都是台湾剧组和演员;连走美剧期程酝酿较久的 Netflix 今年都预计同时会有两部华语原创剧集《罪梦者》和《极道千金》上线。甚至是串流媒体还没入境,目前在台湾仅有电视频道的 HBO 都先后投资了《通灵少女》、以高价购买独家内容《我们与恶的距离》,不但挹注了製作方,也开拓出不同的收益可能。

读者投书:自製率低于1%,台湾的串流媒体与内容产业是否「病入

与此同时,台湾串流媒体竟在自製内容上显得声量极小,若不是有 My Video 投资了《双城故事》、有 CHOCO TV 做出 HIStory 系列、有 CATCHPLAY 投资《我们与恶的距离》第二季、三立旗下的 Vidol 也还有一些自製内容产出,我们竟然在串流媒体自製内容大战上可以说是未战先降。

反观台湾串流媒体的自製率低落,就不难理解为何台湾串流媒体数量奇多,却没几间打出知名度,正是因为自製率低落、也未能取得独家优质内容(反而是版权金低落几乎没有平台愿意多出钱取得独家权),每家平台都缺乏特色与期待度,在品牌行销上怎幺跟国际大平台对打?但是,资金规模不如国际平台,就注定台湾平台只能盲目追求陆剧韩剧的购入,而没有办法规划自製内容、以自製内容吸引观众注目吗?串流媒体的主战场是有黏着度的戏剧而非电影,这已是定论。所以我们就直接来看目前台剧内容市场和串流媒体自製剧的状况,自製内容是否仍是成功的枢纽?

就从今年掀起现象级热度的夯剧《我们与恶的距离》谈起,公视一集 400 万的预算说实在话跟国际平台的预算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但透过优秀的剧本、良好的製作和可以引起台湾(甚至华人)观众共鸣的议题,它不但让 CATCHPLAY 一战成名,甚至在公视串流媒体平台公视+上都带来了破万的付费使用者。成功的自製内容不但让台湾的影视工作者有舞台,也为平台带来名与利,即使公视不用自负盈亏,《与恶》创造的本土及国外平台收益远超乎想像。《与恶》的成功(甚至是延续到《生死接线员》第一集就破 1 的收视热度)证明台剧市场从未瘫痪,只要有好的作品观众就会疯狂涌出来支持,而且绝对愿意付费,内容市场只要持续有好的作品,绝对可以持续活络且带来原先未曾想像的收益—在国际化的海洋里,连北美华人都在播放期间不断嚷着好想同步看到《我们与恶的距离》。

读者投书:自製率低于1%,台湾的串流媒体与内容产业是否「病入

让我们把时间再往前推,CHOCO TV 成功抓住分众市场的 HIStory 更是小而美到不行,大胆启用新团队和新人演员,但透过有经验的内容长张庭翡掌航与选题,让 HIStory 系列成功打响国内外市场,不但实际有香港、日本、泰国等地的版权回收,网路上更出现了俄语、西语等十几种语言的字幕,显现国际化市场是门槛也是助力,只要能做出让观众渴求的内容,你的收益也会有可能跟 Netflix 一样可能来自全球 190 个国家。最后,成功打造品牌形象的 CHOCO TV 被国外串流媒体 LINE TV 收购,虽然就台湾影视产业发展来说不是好事,却也证明了 CHOCO TV 的品牌价值。而且,此一品牌价值跟自製内容是共存共荣的,亦证明了 CHOCO TV 前内容长张庭翡所言:「从古至今,从电视台到 OTT,所有做起来的平台都是靠自製内容的。」

所以自製率不到 1%,事实上正反映了目前台湾掌握资料的平台领袖,没有看见自製内容对品牌及平台经营的影响力,误将扩充无差别内容、盲目购买可能热门的外剧作为平台首要目的,它既反映了台湾影视产业恶向循环的低落,又反映了主导者对市场的无能为力,才导致内容产业的奄奄一息、「病入膏肓」。反过来讲,危机就是转机,只要串流媒体平台愿意持续投资自製内容与本土内容,获取文化近用观众与本土观众的支持,给予的回馈恐怕会超出预期。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读者投书:自製率低于1%,台湾的串流媒体与内容产业是否「病入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读者投书:自製率低于1%,台湾的串流媒体与内容产业是否「病入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