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护者须学习无言陪伴

照护者须学习无言陪伴(蕉赖讯)人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照护者,因此人人也需要学习各种照护技巧和知识,才有可能成为称职的照护者,使慢性疾病和末期患者活得更有尊严。家庭医学及安宁疗护专科医生许礼安指出,照护者普遍承受很大的身心压力,这与他们是否掌握照护细节和是否有“自我放下”有紧密的关係。简单来说,照护者要放开自己对事情的标準,改从患者的眼界看事情,就能减少彼此之间的拉锯与冲突。因为患者的言行都在教导我们如何照护他们,关键是我们有没有注意和警惕。他提及,很多照护者误以为陪伴和照护患者一定是要说很多话做很多事,才能算是照顾週到,其实不然。我们要学习如何做“无言的陪伴”。而护理工作最重要的是舒适,比如患者长时间卧床,要如何避免和减少“躺到腰酸背痛”,就要懂得运用枕头来支撑身体。此外,照护者在照顾患者的过程中也要学习适应患者的速度,而非以健康者的速度待之。例如喂食,要根据患者的速度喂食。“我们要学习患者的“身教”,即便是昏迷的患者也是我们的老师。”疼痛控制须做得好他强调,疼痛控制则是照护的另一个重点,因为疼痛控製作得好,患者就可能与他人谈及心理与灵性上的问题,否则就是零分,根本谈不上如何知道患者的心理和灵性困扰。许礼安在一个主题为《照护者身心灵成长》工作坊上说,照护者有一个障碍乃一方面希望自己可以多做点事情,另一方面又觉得别人好像对自己指指点点。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做陪伴和照顾,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别人不知随便他。若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待照护者不外是他们不懂,所以没必要去在意。他说,照护者一直陪伴患者的压力很沉重,因此,有时暂时的抽离,交由他人看顾一会是必要的。假如是面临末期患者的“倒数阶段”则要撑下去,纵然很辛苦,因为往后回想起来,照护者会庆幸自己当时至少没有走开,不然以后可能会承受很大的后悔。“我们能够当照护者是幸福的,因为可以照顾别人。对照之下,你愿是那个被照顾的人吗?临床上,最好的是,患者不需要照护者的照顾,这表示他们的状态都很好,相反的则不是这幺一回事。”学习聆听患者心声许礼安指出,现实里,不少照护者会在“为你好”的前提下,要患者做一些事比如做运动。这其实是不尊重患者和不实际的,尤其是患者的病情已是好不了,濒临死亡。相反的,若是患者是中风,有康复的可能,就必须按时进行复健运动,以加速康复。他强调,照护者的好意不一定是患者的需要,何况是末期患者的时间有限。因此,身为照护者更应学习聆听患者的心声,以他们的意愿为本。这也才能减轻他们的身心压力和减少彼此的冲突。提及末期患者在饮食方面是否要戒口时,他觉得,没有戒口的必要,因为他们能吃的东西也不多,想吃甚幺就吃甚幺。转换一个角度来看,若是患者还能吃得下,无论他们想吃甚幺,即便是要上山下海都要想办法买回来或弄给他们吃。他提及,有的家属会强迫末期患者吃生机饮食或改吃素食,这并不能改善病情,反是不尊重他们的做法。勿劝他们不要怕死末期患者逐渐步向死亡而感到恐惧是正常及必然的,照护者不要尝试说服他们不要恐惧,那是毫不实际的。这亦表示照护者认为患者的感受是错的。许礼安指出,没人知道死亡的真相,包括死亡的过程、死亡经验及死后的世界等等。“如果患者问起死亡后的世界如何,请诚实地告诉他:`我也不知道死后的世界如何,若你真的想知道,我们请师父(或牧师或神父)来和你说。’”他提出临床的另一个情况是,照护者常对患者说:“要看开,要放下”。他反问:“假如照护者都`看不开,放不下’,如何说服患者?我们执着于患者放不放得下,但我们并没有那种功力,只有一些师父有这种功力。”另一方面,现实里,家属普遍不要主治医生告诉末期患者其病情怎样,可是,他们有权利知道病情,这在法律条文中阐述得很清楚。除非他们不想知道病情如何,我们就要尊重他们的意愿。许礼安重申,日本的一项研究证实,完全清楚病情和完全不知道病情的末期患者最不容易焦躁,对病情一知半解的患者则比较焦躁,而躁动不安在男性患者较为多见,尤其是肝癌末期者。临终情绪分三阶段过去,着名生死学大师伊莉莎白.库柏勒.罗丝医生提出末期患者情绪的“五阶段”模式,即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及接受,为一般人较熟悉。这些情绪反应不是顺序地出现,而是跳来跳去,甚至没有达到接受的阶段。许礼安披露,如今英国已修订末期患者情绪反应的最新模式,就是:★起始期(面对威胁)患者刚知道病情时,会混合出现各种情绪反应,依本身个性而定。可包括以下任何一种或全部:恐惧、焦虑、愤怒、不相信、否认、罪恶感、希望/绝望、讨价还价等等。★慢性期(生病)当病情逐渐恶化时,起始期的情绪反应中可化解的部份,患者已自行解决。所以,情绪强度减少,不再有激烈的情绪反应。★终束期(接受)定义患者对死亡的接受,患者不一定要进入接受期,而仍可没有困扰,正常沟通和正常地做决定。许礼安的临床经验显示,处在起始期的末期患者会抱着莫名其妙的希望,过了3天之后,他们知道自己好不了,就要做现在想做又做得到的事情。谈及末期患者的灵性需求时,他透露,灵性需求可在言语无法描述之中发生,不见得与宗教信仰有关,并可分成下列数项:★尊重的倾听(是最重要和必要的)。★发现某些生命意义。★旁人能够诚实回答。★有疑问而寻求解答。★被爱与被包容。/良医‧报导:黄秀仪‧2013.05.17